澳门跑狗376969cm,66654com跑狗图,高清跑狗论坛993994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校园文化 > 教师文摘

社会分工与君子不器

发布时间:2017-11-18 浏览:2208次

社会分工与君子不器

人类凭什么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成长为独一无二的“高智能生物”?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是“劳动创造了人”。按照达尔文的理论,是漫长的物种竞争和“自然选择”造就了人。但是,这些似乎都不能解释“人”,和“人类文明”的本质属性。

表象上看,人类是地球的统治者,是唯一有“劳动”能力的物种。但是其他生物也要付出艰辛的努力才能生存下去啊!野生的牛羊在大草原上长途迁徙;狮狼虎豹等大型食肉动物必须奔跑、搏杀才有食物果腹;辛劳的蜜蜂需要在千万朵花之间奔波忙碌才能保证种族的繁衍······其他物种的生存之道不也是一种“劳动”吗?当然,马克思主义又辩称其他物种的生存之道是“本能”。只有人类的劳动具有与时俱进的创新性,并且能够实现代际传递和跨代际传递。

究竟是什么让人类同其他物种有了本质的区别?学习的能力、工具的创造和使用、或者是信仰······这些都是人类的重要特征。但是我认为促进人类社会发展为现在的样子的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社会分工”。

马克思主义认为,原始社会是人类生产力最低下的时期,并且延续了数百万年之久。工具的落后、知识的匮乏、使得人类只能以“采集者”的身份获取自然界原本就有的东西。

氏族公社以及部落时期较小的人口规模,也限制着社会分工。我们想象一下,在原始社会简单的协作和分工会有哪些呢?男女之间的角色分工,女性成员在家带孩子,打扫洞穴,照看火堆,使用兽皮缝补衣物;男性成员集体外出狩猎,有人侦查、有人追踪、有人引诱、有人围捕。简单的分工就让人类总体的效率大大高于其他物种。但是,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我们有理由相信,每个人类成员依然要掌握许多技能,与专业化的分工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随着社会的变迁,社会分工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精细。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出于研究的便利化,在人类发展到文明阶段后创造了“阶级”这个概念。也就是依据人们在经济生产中的不同地位,划分为不同的集团。于是纷繁的人类发展史变得“一目了然”了。

人类的第一个阶级社会是奴隶制社会,奴隶主和奴隶是两大对立阶级;第二个阶级社会是封建社会,地主和农民是两大对立阶级;第三个阶级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以资本家和工人为两大对立阶级。新中国的传统教育中,强调最多的是阶级社会中存在的“剥削”,所以阶级社会中存在着显著的不平等。这就是共产党进行革命的理由所在!

在奴隶制社会,奴隶主无偿的占有了奴隶的一切劳动成果,奴隶仅仅被当做“会说话的工具”。这是罪恶!在封建社会,地主由于占有着土地,自己可以付出较少的劳动而占有较多的劳动成果,农民阶级世代被束缚在土地上。这也是罪恶!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作为生产的组织者,管理者占有着厂房、机器、原料等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工人阶级看似比农民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必须要出卖自己的“劳动”,换取资本家的“工资”养活自己。看似平等,但是马克思他老人家发现了资本家一定会从工人身上获取“剩余价值”。这还是罪恶!所以,在这样的阶级社会里,奴隶主,地主,资本家都是剥削阶级。就是他们造成了社会的大多数苦难,所以他们是理所当然被推翻,被打倒的对象。

这样的逻辑简明易懂,在革命阶段也能够轻易地赢得众多民心。但是,这样的逻辑真的就是全部的事实了吗?

我觉得把阶级差别理解为一种必要的社会分工也许更有利于我们对历史的理解。在稳定发展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中,能够成为统治阶级的往往是才能出众的社会精英。原始社会末期,有军事指挥才能并且勇敢作战的氏族领袖才可以俘获敌人,继而占有俘虏强迫他人劳动,成为最初的奴隶主。封建社会中,普通农民中间,最勤劳、节俭的一家,经过几代人的积累才能成为地主;资本主义社会中,那些最具创造力和冒险精神,并且愿意为某项事业承担更多责任得人才能成为资本家。

“剥削”与“被剥削”的社会现象,或许在多数情况下是一种无奈或者自愿的交换。奴隶献出自己的劳动果实和自由,换取奴隶主对他们生命权的保护;雇农付出劳动,佃农交出地租换取耕种一块土地并且获得基本生存的需要和发展的希望;工人付出劳动时间,领取资本家发放的工资,也许就能过上相当富足的幸福生活。(不可否认,当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只要不失业生活水平是很高的。)同样处在被剥削的地位,从奴隶到农民,再到工人身份的变化正体现了社会越来越公正,越来越进步。

马克思肯定过在资本主义在诞生后不到200年的时间里,人类所创造的财富,比以往数百万年创造财富的总和还多。达成人类生产效率飞速提高的关键因素就是工业化的普及和社会分工的高度细化。而当今的社会分工已经发展到了“士农工商”或是“三百六十行”远远不能概括的地步。

种植技术成熟之前的人类经常要长途迁徙。所以发展出适应各种环境的能力。农业社会,大多数人常年定居在某一处乡村自给自足。资本主义的发展促进了商业社会的扩张,人类的足迹遍布了世界各地。而大多数工人的一生就是往返于工厂和住所之间。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技术革命的成果再次冲击了人类的生存方式。现在,信息社会正在建立和发展的过程中。各种物资、技术、人才、资本······以空前自由便捷的途径流向能够产生最大效能的领域。

精细化的社会分工有利于效率的提高和总体财富的增加。但是,人类的个体之间和不同群体之间的相互关联性和依赖性会不断加强。相应的,在缺乏现代技术的条件下,人类适应自然环境的能力在不断下降。(这些也许是社会进化的必要代价)。所以,当今社会,越来越多的人仅仅掌握一项技能就可以生存,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在教育领域,教师与学生也是一种必要的社会分工。学校教育要在规定的时间里教授规定的知识。而一群群的学生将来必定会分化成我们庞大的社会机器中的某个零件。可是我们并不知道“社会机器”将来是什么样子。所以,在基础教育阶段,学校要做的就是培养受教育者最基本的适应能力。过度精深的专业知识和细化的分工并不利于学生的成长。让每一个接受了基础教育的人勇敢的接受社会分工,同时有能力成长为自己渴望的各种样子,孔夫子讲的“君子不器”大约就是这个意思吧。

姚唯亮  2017年11月7日

关闭